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野酒庄

——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二八 冰冻三尺的日子——三部曲  

2008-02-08 13:17:16|  分类: 往事如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五 严冬三部曲 - 山地老头 - 山野“酒庄” ……

三五 严冬三部曲 - 山地老头 - 山野“酒庄” ……    

三五 严冬三部曲 - 山地老头 - 山野“酒庄” 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  寒夜的微光

一月十八日,因不堪积雪凝冻的重压,悬空的高压线陆续折断,并连带着把输电线的支撑塔给拉垮,于是,整个地区的电力输送完全中断,漫漫长夜,自此始……

道路的积雪结成了滑溜的冰,进出的交通完全中断了。步行三四天后,单位的生产作业被迫中止,罪犯全部收监集中看管以后,闲杂人等,全部回家待命。工作,亦成了妄想……

日子就这样一复一日的过去。白天,不敢早起,一则因为太冷——交通中断导致物价骤涨,年前1000元/吨的燃煤,竟然可以卖到2400元以上!对寒冬的刻薄没有预期,燃料显然准备不足,且由于短缺无处购买,便不敢早起,那样会增加燃料消耗的……二则确实起来也百无聊赖的,干吗呢?!啥事儿也没得做,没有电,也没有水,能做什么呢?

磨蹭了一日又一日,总觉着不是个事儿。单位偶尔去一次,也就值个一天二天班,领着罪犯打饭、挑水,强调一下纪律秩序什么的也就没啥事儿了,于是,又折返城里来。唉!这算什么事儿哦!陆续的把藏书作了整理,发现好多书早已破损虫蛀而无法保存,只好淘汰掉。老书柜也给扔了出去,搬了俩新的进屋,打算为书们找个敞亮点的地儿……白天的日子,倒也在瞎折腾里打发了,抑或逛趟儿书店,超市什么的,就过去了。而冬夜没有光的日子,却实实在在的难捱了。

某日,觉着自己实在不是一个踏实的人,便捧起了四大名著,意欲扎实的边看边注,好好读一次。这样,确乎累了许多,也少了些儿乐趣,但是,收获还不小。就着那盏油灯——蜡烛烧着味道极其难闻,且费钱——在摇曳的火光下,便真儿个品到了古人读书的味道,好不自在!有时候觉得做个读书人,倒是真好。可惜就是背心总有极冷的感觉……

时不时收到远方的消息,靠那点儿残存的手机电池支撑,竟也微觉着阵阵暖意了。谢谢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  告别机器时代

这可算大出预料了。那日回家看爸,女儿说要去故宅看看,便携了同去。

银色世界,确乎美到了极致。通往孩子——当然也是我的——母校必经我去岁挥洒汗珠的运动场。完全为积雪覆盖了的偌大广场,再见不到簌簌飘落的黄叶,也没有秋日夕阳映照的金黄闪耀……双足踏在松软的雪里,印出的或弯或直的印痕,不由人不思那些业已蹉跎的岁月,嘹亮歌声和如波浪滔滔的震撼誓词,一阵阵在耳畔回响……想起《送战友》的歌声,泪便不住的滴落。

老宅确实破败了,遮阳的檐早已垮塌,连窗户也掉了几扇,因为不住人的缘故,有着《聊斋》里恐怖诡异的感觉……寻思自己的破车还在楼梯间搁着,便带了孩子同去看看,谁料想那门,却被撬了。一把锁,孤零零的悬在那儿,似羞于交待自己的失职。那陪伴我七年的摩托车,就此与我告别了,我不必再担心雨夜疾驰的不安全,把自己交给公车司机好了。

所谓“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破还遇打头风”!刚把孩子的母亲送入医院,竟遇到这等事儿……唉,痛惜已是枉然,便不去思索,依然整理了蓬乱的须发,去往老父的宅子……

我的机器时代,从此终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  破冰之旅

母亲过世,算起来,已经快四年了。自安葬了母亲的骨灰之后,就没跟继父往来。

小弟跟我,算是一奶同胞。虽然我略略记恨继父拆散了我往昔完整的家,父亲当更加记恨于他的。这么两三年没有他的消息,当然开始担心起他来,也连带的,担心起他的父亲,我的继父了。这老人,自母亲故去后,眼疾折磨着,竟然渐渐的失明了。若不是一个好心的邻居婆婆照料,怕早故去了。于是,决定替小弟看看他——我的继父。

冬日里,大雪仍旧封着山,道路虽经民工梳理,略微好走了些,但是这辆租来的破车,却很是艰难的在雪地里挣扎着,缓缓随了车流挪移着……到贵阳其实不远,却多用了超出往常1个小时的时间才到达。

沿途女儿是兴奋的,自停电以来,也没有出过门,早关成了傻子。虽然寒意逼人,却打开车窗,乐陶陶的把手伸出窗外,任寒风吹她稚嫩的小手。指引着她看那满山覆盖了白雪的林子,告诉她,这就叫“林海雪原”。但似乎她所关心的,不是银色世界,而是自由的空气……

继父并未吃惊我们的到来。他或者经历了太多的沧桑,早对人情世故看得淡然。倒是服伺他的婆婆颇感动,说:“你爸总念叨你的好呢!”我并未与他们真正共同生活过,只是逢节假日来看看母亲,但继父对母亲向来百依百顺,这是我所感动的——母亲并无特长,日子过的一直不宽裕,爱唠叨,继父总是容忍着。这个婆婆形象自不能够与母亲相提并论,但智识却过人,捣腾过服装,也开过药铺,是个真正过日子的女人,不似母亲那样,宁为玉碎,空做了花瓶。现在看继父,虽然盲了,却得人如此细心照料,便放心许多。也终于知道小弟下落——他仍旧“混”在上海,打算做媒体广告人。或恐谋得与卫贤女士一面,彼此能够有些商机?! 当然,个人妄想而已。

雪,在城市不怎么突出了。甲秀楼前停了车,与女儿照了相,当是补了这个遗憾吧!因为那日,眼里觉着渐渐的近了,却未曾实实在在的靠近……不记恨那些似乎该记恨的,该算是器量渐渐大了的缘故吧?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