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野酒庄

——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十 苏州——并非“吴侬软语”  

2009-03-31 11:06:51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饱览苏杭,乃人生一大心愿,前番既有杭州寻幽探秘之举,自不免生发了拜访姑苏的雅兴。

时光自是匆匆,留给我的也就3小时左右,这短短的时间,该如何布置,却煞费思量呢!

六十   苏州——并非“吴侬软语” - 山地老头 - 山野酒庄

 依旧存过包,又购了往下一站的票,觉得算是妥当了,方迈开方步,在斜风细雨里做起诗人的模样儿,妄图在梦里水乡找到失落已久的宁静。远远的便看到一座水城,可惜没了围墙——在历史上,清军攻下苏州可是花费了巨大代价的呢!开门见水,倒不失人生一大乐事——智者之举;黔人开门见山——一般喻举为“坦荡”,实在是忠厚仁义之至,只不过老夫尚欠缺此种涵养而已。过虹桥时被公交站台吸引,古色古香的传统四合院形制,歇山的瓦片做雨棚,实在好看——其实贵州的凯里市也有这样独特的形制,不过城区狭小,没有这样让人心醉罢了。

按图索骥,应该是到老城寻我水乡的旧迹——承载千年的梦,该是斑驳得让人心疼的街吧?!过桥便知直行再左转,不经意的看到远处竟有一高塔在周遭密集的民居围绕下,傲然独立着……顿生兴趣,欲明究里。趋近了,且见一牌坊上书:知恩报恩……再趋近,便从导游口中听到:这是东吴孙权为答谢母亲生养之恩而建之宝塔……哦!原来是辛弃疾老先生赞叹的“孙仲谋”得意之作哟!恰逢大队蜀客到访,随着乱势涌入,得以亲近佛祖。院落右侧回廊玻璃遮护着一幅刺绣,细看好美,乃《姑苏繁华图》,亦名《盛世滋生图》,乃清宫廷画师徐扬杰作,堪比《清明上河图》……只嫌其小气了——倘若在某广场矗立几块花岗石,将此图勒刻描画,岂不更加为姑苏增色?!

六十   苏州——并非“吴侬软语” - 山地老头 - 山野酒庄

 未曾尾随大队前行,独自绕到僧院后花园,曲径通幽处果然藏着最美的图画——一池碧水边,有栋白屋,返影于池中,美甚!堆砌于池壁的红色岩石,错落有致,加之春来绿意盎然,便愈发显得清幽可爱了。不信佛便不拜佛,此乃我自立之规矩,所以逢佛不拜,只从艺术角度感受结构之美罢了。出了后院,无竹无树之大殿前,便是这有名的高塔(似有九层?未及细数),乃缘梯而上,忽然想起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来——虽额前豆大的汗珠直欲下坠,仍坚持登楼到顶层。乃俯瞰姑苏城,灰蒙蒙的一片,再次想起等黄鹤楼鸟瞰武汉三镇,亦如此,虽王荆公有眼:不畏浮云遮望眼,只缘身在最高层。但更慨叹太白公曰: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!

苏州 - 山地老头 - 山野“酒庄” ……

既未遂意,乃扫兴而去。临行前再回眸细细端详了塔下弥勒乐呵呵的样儿,不觉心下坦然了些——笑口常开,笑天下可笑之人;大肚能容,容天下难容之事,岂不妙哉?!展开地图,明了究里,十字路不必再前行,又左转吧!因为那儿有所谓天下第一名园之“拙政园”也!惜暴雨骤至,连道旁商户的屋檐也无法遮挡了,急恍恍的在狭窄的巷子里奔逃,只为寻个遮风避雨处——天不佑我,只好纳币够得一纸破伞,青布雨伞哦!这样走在可以通行电动车的“步行街”上,感觉有点儿怪,但也算有了些水乡的异趣了……很是无趣,到得馆所,恰逢闭门,只窥见三两支出墙的绿叶而已。苏州博物馆(后来知道是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为家乡贡献的杰作,便有些遗憾没有看清究里),拙政园,忠王府,一律都遥拒了我!连最初自行舍弃的丝绸博物馆,想来也无法再去瞻仰了。叹口气,在华灯初上的黄昏,沿着护城河,一步步走下去……

想是饿极了,却不知道该在何处谋食,只漫无目的地走,心底一个声音在视线停驻在站台上一个熟悉的名字上响起: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枫桥!寒山寺的钟声,张继先生不是夜泊枫桥才听到的么?!登上恰好驶入站的301路大巴,晃晃荡荡的朝那个不知远近的地方,去也。从东北角灯火阑珊,到愈发的灯火通明,知道近了市区,有些疲累,正闭目养神间,被报站吓一条“奈何桥”到了——嗯?!再下去,岂不是鬼门关了?!细看,哦!却是“爱河桥”——有趣!随着叫嚣喧闹的渐渐稀少,,出城了……似乎好久,在一个连路灯都不透亮的站下了——这,就是传说中的枫桥?!既无桥也无渠,更无法探知我神往的寒山寺!丧气之极,再沿原路返回。知道在闹市区下了,找到了地图上标志的红色区域——那之前不甚明了,却实在有些鼎鼎大名的“观前街”!这步行街就真名副其实了——不单灯火通明,且商肆林立,品类齐全,著名的肯德基通街做了路灯招牌,又有巨幅广告。各种百年老店,都让你不知该从何处开始访求方觉妥当……最终,仅吃了碗炒饭,还不是当地小吃——兰州炒羊肉……也许那么些日子去兰州,估计要吃姑苏的方糕,才能够扯平的吧?!呵呵。

六十   苏州——并非“吴侬软语” - 山地老头 - 山野酒庄

 

满是遗憾,路过阊门水街,也无暇再去荡舟,只匆匆的瞥一眼,算是给自己一个交待。

苏州,我来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